克苏鲁神话

自外而来

From Beyond  译者:竹子


    我最要好的朋友,克劳福德·蒂林哈斯特身上发生的变化令我感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恐惧。两个半月前,他曾向我讲述了自己所从事的形而上学以及物理学方面的研究目的和前景。而作为我那畏怯、甚至几乎是恐惧的劝诫所得到的回应,他在一股狂暴的怒气中将我赶出了他的实验室和房子。于是从那天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不过我知道这些天他几乎一直都把自己关在阁楼的实验室里,面对着那台该被诅咒的电子仪器,每日茶饭不思,甚至连他的仆人们也不见;但是我却没想到短短十周的时间能够将一个人改变成如此的模样。看到一个原本肥胖...

诛杀怪物

The Slaying of the Monster  译者:玖羽


    莱恩(Laen)全城正陷入一片大乱。人们已经能看到从“龙之山”上冒出的烟雾了,那烟雾一定是怪物喷出来的——此怪口吐熔岩,在地下翻个身就会令大地震颤。最后,莱恩人商议的结果是,必须诛杀那只怪物;否则,怪物吐出的火气定将烧毁他们这座光塔之都(minaret-studded city),那以雪花石膏所建的穹顶也必会倾倒颓坏。人们发誓,一定要阻止此等惨剧发生。

  于是,小小的人影便聚集在松明的火光下,准备与那潜藏在坚固巢穴中的魔神(Evil One)作战。夜幕降临时,人们...

直至诸海

“Till A’ the Seas”  译者:竹子


I.

    他安歇在一座饱经侵蚀的悬崖顶端,越过山谷凝视着远方。躺在这个位置上,他能够看见很远的地方,但在这片广袤的荒芜中却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动静。早在地球尚且年轻的时候,那些平原上的河道里曾奔涌着滔滔的流水;但如今再没有什么东西打扰这片满是尘土的平原,更没有什么东西会在干涸已久的河床里扬起风化崩解的沙砾。人类在这颗星球上创造了漫长的历史,而这就是他们的最后舞台。这个终末的世界里还有一点儿绿色。历经过无穷无尽的漫长岁月后,干旱与沙暴早已蹂躏了每一寸土地。那些矮小扭曲、茁壮顽强因...

月之沼

The Moon-Bog  译者:Setarium


    如今狄尼斯·巴利音讯全无,但我猜,他早已身处某个偏僻未知的恐怖之所。但他尚在人间的那晚我曾与他相伴——他非人的尖叫便是我亲耳所闻;梅斯郡(1)的居民——上至警探下至农夫,曾为此孜孜不倦地远搜近查,终究仍旧一无所获。而现在,即便是塘沼中的阵阵蛙鸣,或是夜空中清冷的明月,都会使我寒意顿生,战栗不止。

    我与狄尼斯.巴利还在美国闯荡时便已是挚友。我看着他逐渐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最终用它买回了位于那平静的吉尔德里(2)沼泽旁的古...

月下之物

The Thing in the Moonlight  译者:Setarium


    摩根沒受過什麽教育,並不識字,甚至連英文都無法運用自如。而我也因此對他那晚寫下的東西深感好奇,儘管他人對此嗤之以鼻,認爲它不值一笑。

    當時天近黃昏,當時屋中並無他人。一瞬間他似乎被某種無法駕馭的力量所驅使,提起筆來匆忙寫下了這些文字:

    我叫霍華德.菲利普斯,家住羅德島普羅維登斯學院街六十六號。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今為何年何月已不得知曉——我在入眠后便...

月光下

What the Moon Brings  译者:竹子


    我恨月亮——也害怕它——因为当月光照耀在某些熟悉与可爱的场景上时,它偶尔会让这些景象变得陌生而又毛骨悚然起来。

    那是一个阴森的夏夜,当时我正游荡在一座月光照耀下的古老花园里;那个阴森的夏夜里充满了具有催眠力量的花朵与枝叶组成的潮湿海洋,带来无数狂野而又多彩斑斓的迷梦。当沿着浅浅的清澈溪流漫步的时候,我看见了些许泛着淡黄色光芒、有些异样的涟漪,仿佛某些无法抗拒的急流正在将这片平静的水域拖向某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奇异海洋。这片被月亮...

远古的民族

The Very Old Folk  译者:玖羽


译者说明:

  1927年的万圣节前夜,洛夫克拉夫特读了《埃涅阿斯纪》后,做了一个以罗马历史为背景的梦,他把这个梦写了下来,分别抄送给了多纳德·旺德莱、F. 贝尔克纳普·朗和伯纳德·奥斯汀·德威尔(Bernard Austin Dwyer)。其中,写给德威尔的信细节最丰富。朗基于洛夫克拉夫特的信写了著名的《群山中的恐怖》(The Horror from the Hills),就是夏乌戈纳尔·法格恩(Chaugnar Faugn)登场的那篇小说。...

调查员,你san值掉了~
© 克苏鲁神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