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神话

休普诺斯

Hypnos  译者:玖羽


致S.L.

  “睡眠是深夜中不祥的冒险,人们每天都大胆无畏地上床睡觉,这只能是出于对危险的无知,否则,对我们来说,这份勇气就真的无法理解了。”
         ——波德莱尔(Baudelaire)①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慈悲的诸神,那就请让我永远停留在睡眠的峡谷之间,既摆脱意志的力量,也摆脱由人类那狡猾的头脑制出的药物的有效时限吧。死亡是慈悲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能从那里回归,但是那些从最深处的夜之洞窟回来的人会得到知识,因此变得枯槁,他们将再也无法安眠。我实在是个白痴,因为我被毫无意义的狂热驱使,一头扎进人类决不应理解的神秘,而我那不知该称为愚者还是该称为神的朋友——我唯一的朋友——引导着我,先我而行,终于孤身进入恐怖之中:这恐怖也许正是我自己的恐怖。

  还记得,我是在一个火车站里遇到他的,当时他正被粗俗而好奇的群氓包围,失去意识,不断抽搐,裹着极少几件黑衣的躯体奇怪地硬直着。我想他应该快四十岁了,虽然苍白的脸庞上已经刻下了深深的皱纹,但那张椭圆形的脸依然可称端丽,他那浓密而鬈曲的头发,以及曾经漆黑一片的胡须,现在都混进了白色。他的额头洁白如潘特里科斯(Pentelicus)山②的大理石,前额的高耸和宽阔都宛如神祗的雕像。激起我身为雕刻家的热情的事实是,他简直就是一尊由古希腊人雕刻、从神殿废墟中挖出的法乌恩(Faun)③像,以某种方式被带到我们这令人窒息的生活里,在严酷的时代中饱受寒冷和压迫。当他那双凹陷的、巨大而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睁开时,我立即明白,这双眼睛一定能看到超越正常知觉和现实的国度中的荣耀和恐怖——那是我在梦境的幻想中一直无果地探求的国度。我也明白,他一定能成为我——这个从未拥有过朋友的人——唯一的朋友。我一边摆脱人群,一边请他到家里来,教授给我无可计测的神秘,他无言地同意了。在这之后,我发现他的声音简直就是音乐——属于低沉的维奥尔(viol)④和水晶般的天球的音乐。我们经常在夜晚长谈,而在白天,我雕了许多胸像和象牙雕像,这是为了把他的各种表情永远保存下来。

  我们俩的研究和活人能够想像的世界几乎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可能在这里描述。我们追寻的东西与广大而骇人的宇宙相关——在这种宇宙里,只有模糊的实体和意识存在,这些东西所在的地方比物质、时间、空间更加深邃,我们怀疑它们只会存在于某种梦境之中——这是特别罕见的、超越了梦境的梦境,普通人决不会做这种梦,即便是想像力非常丰富的人,终其一生也只会做一两次。我们清醒时了解的世界正是从这种宇宙中诞生,正如肥皂泡从小丑手中的吸管里吹出一样,只有当小丑心血来潮地吹出肥皂泡时,人们才会讥讽几句,除此以外,他们和这种宇宙没有任何联系。有识之士倒是能猜出一点这种宇宙的事情,但他们大多都选择了无视。当贤哲们试图解释梦的时候,神会嘲笑他们。当拥有东方人眼睛的那个人⑤宣称所有时间和空间都互相联系时,人们会嘲笑他。可即使是拥有东方人眼睛的那个人也仅止步于推测,我希望得到比推测更多的结果,便和我的朋友共同努力,最后取得了部分成功。然后,我们把自己关在古意苍然的肯特郡(Kent)的一座老庄园邸宅的房间里,做了各种尝试,嗑了各种新式毒品,见到了或者恐怖、或者禁忌的梦。

  接下来,在长达数日的时间里,我被各种折磨煎熬,这些痛苦的折磨我甚至难以描述。至于那些在渎神的探险中学习、目睹的东西,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讲说,就连表达一些象征或暗示也不可能。因为我们的探险自始至终只限于感觉的范畴,这些感觉与任何正常人类的神经系统能够接受的印象都毫不相干。虽然是感觉,但在其内部却有着难以置信的时间和空间的要素,它们位于感觉的最深处,绝无明确的存在可言。根据我们的体验,如果非要用人类的语言描述我们的普遍状态,就是突破或飞翔;在启示的所有阶段,我们精神的某一部分都会大胆地逃离一切现实存在,在骇人、黑暗、蕴含恐怖的深渊的空虚中疾驰,偶尔穿破一种清楚可认的、典型的障壁,这种障壁就像浓密而令人不悦的云朵或蒸汽一般。在这种脱却肉体的黑暗飞翔中,我有时独行,有时和朋友在一起,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朋友经常飞在我前方很远之处。虽然没有肉体,但我却能理解他在那里,并对他的模样留下图像化的印象:这时的他总是被不可思议的光笼罩,发出金色的光辉,拥有诡异的美感。他的面容年轻得反常、他的眼睛像是在燃烧、他的额头宛如奥林匹斯的诸神、他的头发和长髯会拉出阴影。

  我们没有记录经过的时间,因为对我们来说,时间无非是微不足道的幻影。我终于觉得一件事十分反常,那就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变老。我们谈论的内容真可说是罪孽深重,时常包含着恐怖的野心——就算是神或恶魔,恐怕也不敢奢望那样的发现和征服,而这些计划都是我们在窃窃私语中制订的。我只是谈到它们就浑身颤抖,而且也不敢清晰描述。只有一次,我的朋友把他不敢说出口的愿望写在了纸上,我把那张纸烧掉,瑟瑟发抖地望向窗外闪烁的星空。我提示一下——我只能提示一下——,他企图获得我们能够观测到的宇宙、甚至是更广阔领域的支配权,地球和群星都能被他随心所欲地操纵,一切活物的命运都将掌握在他的手中。我可以肯定——我发誓——,我没有那么极端的野心。我朋友所说、所写的任何与我说的这些相反的事情,都是错误的。要想获得这样的成就,就必须独自一人在不可言说的领域中进行不可言说的战争;没有人禁得起这样的压力。

  有一夜,从未知空间发出的风旋转着,不由分说地把我们带进那超越一切思考和实体的无尽虚空。我们感觉到的东西几乎能使人发狂,但却丰富万分,得到无穷感知的我们欢欣雀跃,现在我已经失去了当时的一部分记忆,就算是能记起来的部分,也无法解释给别人听。我们疾速突破一道又一道浓密的障壁,我想我们已经到达了比我们所知的最远之处还要遥远的国度。当突入这片全新的、令人敬畏的以太大洋时,我朋友见到了一张记忆中的年轻面容,它漂浮在遥远的前方,放出光芒。他陷入危险的狂喜;这时那面容突然模糊起来,迅速消失,我几乎立即发现,有一道无法突破的障壁挡在了面前。这道障壁和其它的基本相同,但更为浓密;尽管处于非物质的领域,不过,硬要说的话,它类似于粘粘糊糊、又冷又湿的团块。

  虽然引导着我的朋友顺利越过,但我似乎没能突破那道障壁。我刚想再努力一次,靠药物带来的梦就终结了,我在邸宅的房间里醒了过来。这时我才看到,我的朋友横躺在对面的角落里,还没有恢复意识,苍白的身体一动不动,正在做梦。月亮把金绿色的光投到他身上,他那张仿佛是大理石所雕的面容憔悴得近乎怪异,可却有一种狂野的美。过了一会,那躯体颤动起来,慈悲的上天啊,但愿我别再听到,也别再看到这样的事情——我的朋友突然发出狂叫,在短短一瞬间之中,他那沉淀着惊恐的黑眼睛究竟映出了怎样的地狱,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我只能说,我立即昏了过去,但我的朋友却恢复了意识,为了摆脱恐怖和孤独,他摇晃着我,直到把我弄醒。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主动去梦之洞窟探险。我这位越过障壁的朋友戒慎恐惧地警告我,绝对不要再踏入那些国度。他不敢告诉我他看见了什么,但他明智地建议,必须尽可能地减少睡眠,即使依靠药物也在所不惜。在失去意识、被难以名状的恐惧吞没之后,我发现这建议完全正确。每当落入短暂但不可避免的睡眠,我都觉得自己变老了,而我朋友变老的速度更是快得令我愕然,他现在皱纹满面、白发苍苍,看起来十分丑陋。我们的生活习惯也已完全改变,在此之前,就我所知,我的朋友是个遗世独立的隐者——他从未对我说过他的本名和出身——,可现在他却非常害怕孤独。他害怕一个人在夜里独处,就连几个人在他身边也无济于事。唯有狂欢和庸俗的喧闹才能为他带来安宁,但凡是年轻人或小伙子的集会,我们几乎没有不去的。我们的容貌与年龄似乎很容易遭到嘲笑,我极其愤怒,但我朋友觉得这至少比孤单一人要好。他特别害怕在星光闪烁的时候独自出屋,倘若非得出屋不可,他就会偷偷摸摸地窥视天空,好像要在天上寻找什么可怕的东西。他不会总窥视一个地方——因季节而异,春夜看向东北天空的低处,夏季移到接近天顶的地方,秋季是西北,冬季是东方,在凌晨的时候更形害怕,不过在冬至之夜,他倒完全不会感到恐怖。仅仅用了两年,我就知道他在怕什么了,因为他总是窥视一个特定的位置,还会随时间推移变换方向:他所窥视的地方,恰是北冕座(Corona Borealis)闪耀光辉之所。

  我们俩如今身处伦敦的斗室,寸步不离,每天都在探索非现实世界的神秘,但从不加以谈论。我们拼命嗑药,竟日神经紧绷,因此变得衰老而虚弱;我朋友的头发越来越稀,胡须也已雪白一片。我们从漫长的睡眠中解放的时候已是惊人地少,面对阴影,我们能做到一次最多只屈服一两个小时——这阴影目前已变成最可怕的威胁。时光流逝,雾霾和阴雨的一月来临,我们的钱所剩无几,很难买到药物,我早就把雕像和象牙胸像全部卖光,也没钱再买新的材料;就算有材料,我也没有雕刻的精力了。我们痛苦非常。在一个夜晚,我朋友呼吸沉重地昏睡过去,我怎么也没法把他叫醒。当时的景象至今仍鲜明地刻印在脑海——听着雨打屋檐的声音,我们两人身处寒冷而阴暗的阁楼。挂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我觉得自己似乎也听到了我们放在梳妆台上的手表的滴答声,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从远处的屋邸那边传来百叶窗吱嘎作响的声音,雾和空间包裹了城市的一切噪声。而最糟糕的,还是我那躺在躺椅上的朋友的呼吸:他的呼吸十分沉重、平稳而凶险,我的朋友正在难以想像的、遥远得可怕的禁忌之世界里彷徨,这规则的呼吸仿佛正在一刻一刻地计量着他那超乎寻常的恐怖和苦闷。

  守望的紧张是难忍的,我的大脑开始不受控制地信马由缰,塞满了各种印象和联想。不知从哪传来了时钟敲响的声音,我们的钟根本不能报时,所以肯定不是我们的钟发出的。我病态的想像力把这当成无聊彷徨的出发点,时钟——时间——空间——无限——,当我的想像重新回到现在这个地方时,我觉得,在屋檐、雾、雨、大气层的彼端,我朋友所惧怕的北冕座已从东北方冉冉升起,虽然肉眼看不见,但那些排成半圆形的星辰现在一定在无限的以太深渊中煌煌闪耀。同时,尽管我的耳朵热狂而敏感——药物强化了听力,使耳边一片嘈杂——,可我还是清晰地听到了新的声音。那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低沉而不祥的声音,久久不散。它听起来像在低吟、在吵闹、在嘲笑、在呼唤——发出声音的方向,正是东北方。

  可是,令我的躯体麻痹、在我的灵魂上烙下永不能抹除的恐怖烙印的,并不是那遥远的低吟;令我发出惨叫、全身疯狂地痉挛,致使其他房客和警察破门而入的,也不是那传来的声音。这不是因为我听见了,而是因为我看到了。在漆黑一片、房门紧锁、连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的暗室里,竟有一道恐怖的金红色光束从黑洞洞的东北角射来。这光束驱走一切黑暗,直射到我那正昏睡着、一动不动的朋友头上。正当我的朋友越过障壁、投身于在最深处隐藏着恶梦的禁忌之洞窟时,一张既光辉又奇异的、记忆中的年轻面容被可怕地复制过来,我知道,这面容就存在于梦里,而这梦和深不可测的空间及被解除了枷锁的时间相关。

  同时,我目睹到我朋友的脑袋开始抬起,那双凹陷的、炯炯有神的黑眼睛在恐怖中睁开,带着阴影的薄嘴唇也大张开来,仿佛他要发出的哀嚎极其可怕,以至于根本叫不出口。在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身体,只能见到那张返老还童、发散光芒的脸——那脸既苍白又年轻,它所带来的至高、猛烈、粉碎大脑的恐怖,比天地间任何东西曾带给我的恐怖都强得多。遥远的声音逐渐接近,但它却不是任何一种言语。我顺着那张记忆中的面容的疯狂视线,沿着那道光束看去,发现光束和低吟来自同一个地方。那一瞬间,我也看见了我朋友疯狂的双眼所看见的东西,顿时在癫痫中陷入痉挛,狂叫着跌倒在地;把其他房客和警察引来的,正是这狂叫。不管怎么努力,我也没法说出我究竟看见了什么,以及那张僵硬的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肯定看见了很多,但我永远不会告诉别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自己——从不知餍足地嘲笑着的沉眠之主休普诺斯(Hypnos)那里、从夜空、从知识和哲学带来的疯狂野心那里保护自己。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既是因为奇诡而可怕的事件剥夺了我的理性,也是因为一切都已归于遗忘,如果没有疯狂,那这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人们说,虽然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但我从未有过什么朋友,我这悲惨的人生只是被艺术、哲学和疯狂充满而已。那一夜,即便别的房客和警察不停安慰我、即便医生给我投放镇静剂,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恶梦。他们没有对我那受尽折磨的朋友表现出半点怜悯,但他们在躺椅上发现了某个东西,因此就把让我作呕的称赞加到我头上。如今我在绝望中抛弃所有名声,连续几个小时地枯坐,我头顶变秃、胡子变灰、皮肤干皱、中风、整个人变成药罐子、全身衰弱不堪,只是一味地朝他们发现的东西崇拜、祈祷。

  他们不承认我卖掉了最后一尊雕像。被那道光照过之后,变得冰冷、石化、无声的东西,让他们非常着迷。那正是我朋友——我那落入疯狂和破灭的朋友——现在的样子;这大理石雕像犹如神祗一般的头部仿佛只可能出自古希腊人之手,它的青春超越了时间,颊上生着美髯、唇边带着微笑、额头宛如奥林匹斯之神、头发浓密而鬈曲。他们说,这雕像肯定是我根据萦绕于心的面容雕刻而成,那是我自己二十五岁时的面容。可在大理石的台座上,却只有一个用阿提卡字母刻成的名字——“ΥΠΝΟΣ”(休普诺斯)。

----------------------------------
译注:
①: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9世纪法国现代派诗人。引文出自格言集《火箭》(Fusées),第9节。
②:在雅典附近,盛产大理石。
③:罗马神话中的森林小神,常与希腊神话中的潘(Pan)或萨提尔(Satyr)混同。
④:一种中世纪弦乐器,现代提琴的前身。
⑤:爱因斯坦。


The End
————————

 

评论
热度(7)
调查员,你san值掉了~
© 克苏鲁神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