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神话

新世纪前夜的决战

The Battle that Ended the Century  译者:玖羽


由H. P. 洛夫克拉夫特与R. H. 巴洛合作,1934年

文中加[]的部分为巴洛所写。

  现在是即将迎来2001年的前夜。在位于纽约市那充满浪漫的废墟的“科恩的车库”里,满怀兴趣的观众正期待着目睹怪奇故事界两位冠军的格斗比赛——其中,一方是“平原上的恐怖”双枪包波,另一方是“西绍肯野狼”轰飞·贝尔涅。[这匹野狼刚开始在亚瑟·利兹先生那里接受体育函授教学。]在格斗开始之前,可敬的西藏喇嘛比尔·鲁姆·利先进行胜利占卜,他召唤出伐鲁希亚的原初蛇神,向双方发出清楚无误的胜利信号。粗心的小贩符拉迪斯拉夫·布伦里克此时正在场内贩卖奶油泡芙,为两位斗士指定的官方医生也已经就位,他们分别是D. H. 杀手和M. 金酒·啤酒厂。

  随着时钟鸣响了三十九点整,场上开始充满一种随时可能被德克萨斯杀戮者用鲜血染红的气息。很快,第一个伤害就显露出来——两位斗士都有数颗牙齿开始松动,其中,贝尔涅有一颗牙在包波的突袭中划着抛物线飞到了尤卡坦半岛,被匆忙赶去那里考察的A. 绑架·巴雷尔及G. A. 苏格兰两人回收。根据这件小事,卓越的社会学家兼前诗人小弗兰克·克姆斯利普·短写了一首故意留有缺陷的无产阶级文宣用三行叙事诗。另一方面,从邻近王国来的大人物,阿卡民的埃弗乔伊(他自称是业余文学批评家)对两位斗士的技术表示出疯狂的反感,同时开始在场内以五分钱一张的价格贩卖(以他为前景的)斗士照片。

  在第二轮,绍肯的醉鬼被德克萨斯人打碎了肋骨,因而被自己流出的内脏缠住,动弹不得,使得双枪对他无防备的下巴进行了好几次非常有效的攻击。他的肌肉碎片、血及腺体溅到观众席上,让几个爱吐的娘娘腔对包波大为气恼。这一轮中,著名杂志封面绘师M. 布伦德拉吉女士描画了这场战斗,在画中的两位斗士全都赤身裸体,关键部位被香烟的烟雾遮挡。稍后,C. 半分钱先生也提供了一张三个华人头戴丝质礼帽,脚穿长统胶鞋的速写,这就是他对这场比赛的个人印象。业余舞台布景家傻言傻语先生将其制作出来,命名为“完食布丁的抽象”,在立体艺术年度博览会上获得了好评。

  第三轮的战斗可说是真正的死斗:一些耳朵及其它附属器官都全部或部分地离开了绍肯震撼者的身体,双枪被特别有力的反击搞得有些愤怒,尽管对手动员全部剩余器官进行战斗,但他还是继续从对方身上剥除了很多片段。[这时观众表现得过度兴奋,他们互相践踏,受伤频繁。一些特别热心的观众因精神病被送进了巴特勒医院,接受哈利·布罗布斯特先生的监护。]

  这场格斗的详细经过被W. 拉勃拉希·塔尔库姆先生报道出来,并由马·力·海特阿特进行了修改。而M. 德雷特伯爵自始至终记录下的笔记最后则以两百卷普鲁斯特风长篇小说的形式得以出版,小说命名为《九月的早晨》,由M. 布伦德拉吉女士绘制插画。J. 凯撒·瓦茨拼命地试图采访两位斗士及重要的观众,并拿取纪念品(后来还和埃弗乔伊打斗起来);他获得了双枪的四分之一根肋骨(保存状态良好)及野狼的三只手指甲。此外,场地的照明效果由电学实验室的H. 卡恩布拉克负责。在官方画师H. 旺德尔的要求下,第四轮延长了八个小时,因为他希望在画像时,野狼的脸上能出现具有幻想性的阴影及可以想像到的更多细节。

  到了高潮的第五轮,德克萨斯撕裂者用一个左直拳打穿了贝尔涅的脸,于是两位斗士就一同倒在了垫子上。由莫斯科大使罗伯提耶夫·艾斯欧维奇·卡洛夫斯基作终场裁判,他看到绍肯震撼者鲜血淋漓的惨状,便做出最终裁决,宣布根据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他已经被清算了,这遭到野狼的正式抗议,但抗议立即被否决,因为在理论上他已经完全具备了“技术死亡”的要素。

  悬着号旗的喇叭自是开始为胜利者大吹特吹,而“技术死亡”的失败者则交给了官方殡葬业者提贝里·奎因斯。在葬礼期间,理论上的尸体吃着红肠三明治,而雅致的纪念碑成了所有人视线的焦点。作为送葬行列前导的是一辆被装饰得喜气洋洋的灵车,由孔雀王马利克·陶斯驾驶,他坐在一个装有西点军校制服和头巾的箱子上,通过一条熟悉的路线,驾车越过了几道难以逾越的树篱和石墙。在前往墓地的途中,送葬行列和死者合流,死者和孔雀王坐在同一个箱子上继续吃红肠三明治——他太胖了,进不了仓促间选定的纪念碑。艺术大师唱·李·鲍勒多特用短笛吹奏与葬礼正相称的挽歌,德·西里瓦、布朗和亨德森三位先生合唱了一首来自老清唱剧《只要想像》中的脍炙人口的咏叹调“从未拍死过苍蝇”,这也是为葬礼特别选择的。葬礼唯一省略的环节是埋葬,因为一则难堪的新闻正好在此时将葬礼打断——官方检票员、著名金融家兼出版业者伊沃尔·K. 罗丹特大人卷走票款潜逃了。[对埋葬过程的省略倍感悔恨的,主要是D. 维斯特·风牧师。他不得不放弃了将一份冗长而感人的布道词宣讲出来的打算,这份布道词明显系由过去的贺词修改而来;原来的那份贺词在修修改改后曾被用于很多场合,包括一匹受人喜爱的马的葬礼。]

  塔尔库姆所作的格斗报道由家喻户晓的著名绘师卡拉卡阿斯·顿绘制了插画(出于秘教上的原因,他把斗士都画成了无骨的菌类),但遭到“风之城格拉伯·巴格”那极具慧眼的主编一遍一遍又一遍的退稿,最后由W. 皮特·大厨以单面印刷的形式出版,[监督排版的是维瑞斯特·奥尔顿]。通过奥提斯·阿德贝尔特·克里因的努力,它最终得以在斯美拉鲁姆和维普书店上架,在萨缪路斯·费兰瑟洛普斯大人出于兴趣而亲自撰写了介绍后,才终于卖出了三又二分之一册。

  为了满足广大读者的要求,本文最后由德·米利特先生以多色套印的形式在香肠氏的《周刊美国》上重刊,题为“科学过时了吗?——车库中的斗士”。然而此刊却并未发行,它除了被狂热的藏书家抢购了一部分之外,其余均被警察以涉嫌对野狼的诽谤为名扣押。野狼一直把官司打到世界法庭,尽管他已经“技术死亡”,但最后却被判为这场“新世纪前夜的决战”的确凿无疑的胜利者。


出典:

科恩的车库(Cohen's Garage)——不明
双枪包波(Two-Gun Bob)——罗伯特·E. 霍华德(Robert E. Howard)
西绍肯野狼轰飞·贝尔涅(Knockout Bernie, the Wild Wolf of West Shokan)——纽约西绍肯的贝尔纳德·奥斯汀·德维尔(Bernard Austin Dwyer, of West Shokan, N.Y.),HPL的朋友
亚瑟·利兹先生(Mr. Arthur Leeds)——亚瑟·兰塞姆(Arthur Ransome),作家
比尔·鲁姆·利(Bill Lum Li)——威廉·拉姆雷(William Lumley),作家
符拉迪斯拉夫·布伦里克(Wladislaw Brenryk)——H. 瓦尔纳·穆恩(H. Warner Munn),作家
D. H. 杀手(D. H. Killer)——大卫·H. 凯勒(David H. Keller),作家
M. 金酒·啤酒厂(M. Gin Brewery)——米尔斯·G. 布洛伊尔(Miles G. Breuer),医生兼作家
A. 绑架·巴雷尔(A. Hijacked Barrell)——A. 海亚特·维利尔(A. Hyatt Verrill),考古学家兼作家
G. A. 苏格兰(G. A. Scotland)——乔治·阿兰·英格兰(George Allan England),作家
小弗兰克·克姆斯利普·短(Frank Chimesleep Short, Jr.)——小弗兰克·贝尔克纳普·朗(Frank Belknap Long, Jr.)
阿卡民的埃弗乔伊(The Effjoy of Akkamin)——弗瑞斯特·J. 阿卡曼(Forrest J. Ackerman),爱好者
M. 布伦德拉吉女士(Mrs. M. Blunderage)——玛格丽特·布伦达吉(Margaret Brundage),《诡丽幻谭》的绘师
C. 半分钱先生(Mr. C. Half-Cent)——C. C. 森弗(C. C. Senf),《诡丽幻谭》的绘师
傻言傻语先生(Mr. Goofy Hooey)——休·兰金(Hugh Rankin),《诡丽幻谭》的绘师
巴特勒医院(Butler Hospital)——巴特勒医院(Butler Hospital),精神病院
哈利·布罗布斯特先生(Mr. Harry Brobst)——哈利·K. 布罗布斯特(Harry K.Brobst),HPL的朋友,巴特勒医院的护士
W. 拉勃拉希·塔尔库姆先生(Mr. W. Lablache Talcum)——威尔弗雷德·布兰克·塔尔曼(Wilfred Blanch Talman),作家
马·力·海特阿特(Horse Power Hateart)——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M. 德雷特伯爵(M. le Comte d'Erlette)——奥古斯特·德雷斯(August Derleth)
J. 凯撒·瓦茨(J. Caesar Warts)——优利乌斯·施瓦茨(Julius Schwartz),编辑
H. 卡恩布拉克(H. Kanebrake)——H. C. 科宁(H. C. Koenig),附近电学实验室的雇工
H. 旺德尔(H. Wanderer)——霍华德·旺德莱(Howard Wandrei)
罗伯提耶夫·艾斯欧维奇·卡洛夫斯基(Robertieff Essovitch Karovsky)——罗伯特·S. 卡尔(Robert S. Carr),政治家
提贝里·奎因斯(Teaberry Quince)——西贝里·奎因(Seabury Quinn),作家
孔雀王马利克·陶斯(Malik Taus, the Peacock Sultan)——E.霍夫曼·普莱斯(E.Hoffman Price)
唱·李·鲍勒多特(Sing Lee Bawledout)——F. 李·鲍德温(F. Lee Baldwin),作家
德·西里瓦、布朗和亨德森(Messrs. De Silva, Brown, and Henderson)
  ——布迪·德西尔瓦(Buddy DeSylva)、卢·布朗(Lew Brown)、雷·亨德森(Ray Henderson),著名作词/作曲家
伊沃尔·K. 罗丹特(Ivor K. Rodent)——雨果·格恩斯巴克(Hugo Gernsback),作家
D. 维斯特·风牧师(Rev. D. Vest Wind)——不明
卡拉卡阿斯·顿(Klarkash-Ton)——克拉克·埃什顿·史密斯(Clark Ashton Smith)
风之城格拉伯·巴格(Windy City Grab-Bag)——《诡丽幻谭》(Weird Tales)
极具慧眼的主编(discriminating editor)——法恩斯沃斯·莱特(Farnsworth Wright),赤裸裸的讽刺
W. 皮特·大厨(W. Peter Chef)——W. 保罗·库克(W. Paul Cook),作家
维瑞斯特·奥尔顿(Vrest Orton)——维瑞斯特·奥尔顿(Vrest Orton),出版业者
奥提斯·阿德贝尔特·克里因(Otis Adelbert Kline)——奥提斯·阿德贝尔特·克里因(Otis Adelbert Kline),小说家
斯美拉鲁姆和维普(Smearum & Weep)——道伯和皮恩(Dauber & Pine),书店
萨缪路斯·费兰瑟洛普斯(Samuelus Philanthropus)——萨缪尔·拉夫曼(Samuel Loveman),诗人
德·米利特先生(Mr. De Merit)——A. 米尔利特(A. Merritt),作家
香肠氏的《周刊美国》(Wurst's Weekly Americana)——赫斯特的《美国周刊》(Hearst's American Weekly)

评论
热度(10)
调查员,你san值掉了~
© 克苏鲁神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