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神话

其他

Life's Mystery(生命之秘)

H.P.Lovecraft
译者:河伯 

生命!啊,生命!
这场流光溢彩的盛典是何意义?
谁人能将渐次凋零的什物拾掇?
死亡才是生命的基调——
表象已离逝,坟茔中深埋!

肉身如瞬息,生命如烛火;
降生旋即陨灭,喑哑了咏叹
从万古长世的厚茧中挣扭而出!
从古老织锦的经纬上撕扯剥落!
生命!啊,生命!

——L. Phillips Howard

The Rose of England(英格兰玫瑰)

H.P.Lovecraft 1916年10月
译者:河伯 

清晨,玫瑰花蕾迎着朝阳
  抖掉夜的露水,
趁日头未尽纵情绽放,
  颜色纷繁、光华缭乱。
当太阳燃尽他的余晖,
玫瑰花瓣亦已撒遍花园!

这些玫瑰归那蒙福之岛所有
  她自迷雾与黑暗中走来,
万千荣光刺透迷障,
  远播不列颠的声名;
直到万物的太阳离开高天
英格兰荣光将普照世界,永世不衰!

An American to Mother England(一个美利坚人致英格兰母亲)

H.P.Lovecraft 发表于1916年1月
译者:河伯 

英格兰!我的英格兰!横亘于我们之间的滔滔大海
难道能阻断我对您的赤子之心吗?
先祖的热血给予我忠诚的秉性,身世之别、距离之遥
难道能使之枯竭吗?
父辈们的岛屿啊!听这孝子的歌谣
他一切灵感的源泉皆出于您!
母亲!世界的征服者!你强有力的双手
开垦出了我祖国那原本蛮荒的旷野;
因您非凡的子孙,这坚实的根基得以奠定,
因您非凡的艺术,这新生的国家得以造就;
因您公正的法律,年轻的共和国得以繁荣,
因您的伟大,您亲族的伟大才得以为人知悉。
是什么人涌出您那无垢的海岸
视哥伦比亚的美德等同于您?
而如今无名的乌合之众却
从世界的阴暗角落中涌出,爬上我们的海岸,
杂种奴隶们也匍行至此,分食那些
他们无法创造的属于撒克逊人的自由,
置身这些异族之中,在悲恸中我回首,
听到不列颠在燃烧,母亲在呼号。
英格兰!我的灵魂与您神圣的疆土捆绑在一起,
难道有什么东西能斩断这备受珍爱的羁绊吗?
难道那场革命苦涩的宣言能动摇
团结在民族使命下的灵魂吗?
那就重铸个新的哥伦比亚吧,若这是你们的意愿,
织就我血肉之躯的仍是不列颠之魂!
赞美!那橡树的浓荫,还有那鲜嫩的草场,
我梦里常现此景,梦醒时却从未见过。
鸣响吧,那些古老的钟声,从藤蔓覆盖的高塔中传出,
在日渐消逝的岁月中为我的父辈们祈祷。
多少年来你们吟咏我的名,声称对我的崇敬
都不过是旧日追随者用来烦人的字句罢了!
他们的形体早已在墓穴中朽烂,
而我,飘洋过海,只因梦到了那呼号。
重现吧,甜蜜的景致啊!让我再看一次
石质修道院在莽原上崛起,
毗肩绵延的村庄,它们阳光照耀的广场,
变幻的水流,林中的仙子。
树篱齐整的小道,通向农夫质朴的小屋
甜蜜美满就是这些人的命运;
神秘的树林,为德鲁伊们的魂灵所充盈,
鲜花繁茂的田野,为精灵们的城堡所祝福;
古老的庄园,沉静而幽暗,
端坐于林地的阴影中。
难道这些都是梦吗?难道只有当我阖上眼睑
才能捕捉到那玫瑰的芬芳吗?
那随着夜莺鸣唱而震颤的午夜的山谷
只存在于幻境吗?
金色的月亮,散发出迷蒙惑人的光辉,
英格兰的仙灵飘行于英格兰的原野上。
英格兰!古老的英格兰!吾爱,
那些梦不属于我,只有受祝福的回忆;
这些萦绕不去的图景,这些肌肤下燃烧的火焰
追逐着不列颠先父们跃动的血液;
凭着不列颠的躯体、意志和灵魂我走来,
凭着它们描绘家乡的图景。
醒来吧,哥伦比亚!蔑弃这平庸的时代
将目光投向您高贵威严的遗产吧。
不要让大西洋的怒涛
扯裂慈爱的上天赐予我们的神圣纽带;
连接在两国间的海浪翻涌着,
我们撒克逊人的灵魂溶合为一!

Pacifist War Song—1917  译者:河伯 
和平主义者的战歌——1917

我们是英勇的和平骑士
哼哼呀呀念叨着公义道理
扯出雪白的羊皮作为旗帜
上书着“英勇奋战”的字迹!

在肖托夸湖百花争艳的岸边
我们尽情歌唱嬉戏
但若让我们去窥探敌寇的队伍
我们便英勇地逃了开去!

当普鲁士的怒火席卷大地
那时我们的自由要被烧个干净
暴君的法律,我们不会抱怨
反倒要愉快地遵守下去!

我们才不怕什么潜水艇
咕噜咕噜冒着烦人的泡泡
我们咒骂着这丑陋的古旧机器——
同时舒舒服服的宅在家里

有人说咱的祖国正面临战争
到时候咱们将必须拿起武器
不过依我看来这仗没啥好打——
因为我们热爱那些友好的匈奴兄弟!

他们的流氓雇佣军来了又怎样?
他们若来侵略我们的南方原野
正巧我们可以腾出那片喧闹的土地
剩下的国土就已足以满意!

我们的父辈鲁莽狂野
才不会和你们情同手足
可我们的模样更惹人喜爱——
因为我们生得更像母亲!

评论
热度(1)
调查员,你san值掉了~
© 克苏鲁神话 | Powered by LOFTER